2013年11月07日

月亮沒出來!

月亮沒出來!
又是一年中秋時。

通常風清月朗的中秋夜,連空氣中都會彌漫著一種浪漫和祥和。不過,當這個十五的夜來臨時,不管窗前有沒有明月,無論四周有沒有花香,這個充滿人文情趣的雪纖瘦投訴節日一定要圓滿的。這是一種寄托,也是一種美好的願望。

中秋節往往與國慶節聯袂而至。在過去法定的節假日中沒有中秋節,但國慶節法定要普天同慶三天的。普天同慶的日子裏,人們盡情歡樂,載歌載舞,這已延續了多半個世紀了。不知是中秋沾了國慶的光,還是國慶沾了中秋的光?總而言之,這段成雙的節日總是輕松愉快的,還充滿著詩意和浪漫的色彩。

中秋節,花好月圓,既溫馨與祥和,也浪漫和富有詩意。不過,此時卻恰恰是秋收。這個收獲的季節氣侯雖然清爽,但照例是緊張而繁忙的。廣闊天地裏的人和牽掛著廣闊天地裏的人的人都深切地知道,這是一個緊張而繁忙的季節。要說溫馨與祥合,一定有,只是沒有那麼張揚。至於浪漫與詩意,那都是有閑階層的事,與廣闊天地裏勞作著的人無幹。

這是收獲的季節。雖稱作季節,但也就那麼三、五天。這三、五天的收獲季節卻往往與中秋、國慶雙節重合。不是處於廣闊天地裏的鄉下的人不會浪漫,而是這季節不給他們浪漫的閑暇。什麼時候有閑暇?雨雪天!雨景和雪景也不錯,靜悄悄的,只聽見雨或雪沙沙地撲打著窗戶,是另一種境界。只是屋裏的人最需要的,就是睡覺。人累了!現實生活中有時不容許有浪漫的,有時即使有條件,你也浪漫不起來。就說這雙節裏的秋收吧,即使下著雨也得在雨中把果實收回來。春花秋月不及春花秋實好,花、月足可抒情,但不抵飯吃,還是把成塾的果實收回來穩妥些、實在些。誰要浪漫誰浪去,與我何幹?

在記得起來的中秋節裏,白天,背朝著藍天白雲,面向著條條溝梁的土地,或彎腰掄著菜钁,一棵一顆將腰裏別著玉米棒的秸稈挖倒擺順;或蹲下身體將秸杆上的玉米棒子一個一個掰下堆起;或將地溝裏那一堆堆棒子收入麻袋,再扛起到肩上,深一腳淺一腳、磕磕絆絆、踉踉蹌蹌地扛到地頭裝車;或將秸杆一抱一抱地裝上架子車,碼尖捆好後再拉回家裏,栽靠在牆邊。有時還摸黑加班,踫巧是滿月的Laser脫毛中秋夜時,滿是傳說和浪漫的明月卻實實在在被當作了照明的燈,明亮的月光下正好幹活。

忙罷了田裏的活,在這明朗的月光下,正好可以打理堆得滿屋滿院的玉米棒。此時便松緩多了,話也多了,有了笑聲,偶爾還傳出歌聲。銀盤似的朗月掛在清爽的空中,滿天的星星也不時地眨著眼,一閃一閃的。有時還有夜鷹飛過,在地上劃過一道黑影。在這白天黑夜連續勞作的過程中,一直都是緊張地揮灑著汗水,莫說賞這秋景,連抬頭多看幾眼藍天也都略顯奢侈呢!心中只有一個念頭:盡快將果實歸倉,及早結束這一年一度緊張而繁重的秋收!

在月光下剝棒子外皮,往往是全家人圍在一起的。把堆了滿院子的玉米棒子一個一個剝了皮,再拴成爪,最後套成串。再把一串串或黃或白的棒子踅上樹,或掛上牆。這是又一個成套的工作流程。這也是一組簡單而重複的勞動,只動手就行,比前面的工作輕松多了,可以不用出汗。

家人們一邊幹著活,一邊說著、笑著 .說著一些家務事,還參雜了無數的故事,也說些八月十五的事。雖很忙,但十五的這個節日沒有忘。不一會兒,團圓饃就端上來了,一人一角,誰也不能少。團圓饃是什麼?其實就是夾餡的鍋盔,裏邊夾著的餡是芝麻鹽或甜豆沙。團圓饃也是在大鐵鍋烙出來的,所不同的是一定要在饃沿上捏一圈花紋。團圓饃是月亮,而那圈花紋則是月光。有時還在饃上用瓶子蓋壓一圈小圓環,這圈小圓環是環環相扣的。中間是相扣的三個大圓環。據老人們說,三個大圓環指的是天、地、人,而那圈小圓環則是芸芸眾生。在三個大圓環和周圍一圈小圓環之間的空地上,還要粘幾枝胡蘿蔔纓子,這就象征著花了。花好月圓!

這有月光朗照著的十五的夜裏,全家老少圍聚在一起,一邊幹著活,一邊吃著屬於自己的那角團圓饃,其樂也融融!就這麼著,中秋節也過完了、有時把國慶也捎帶著過完了。

人所處環境的優劣,往往並非自己所能主宰。而生活的快樂與否,全在人的態度。管它有月沒月,無論初一十五,只要你自己覺得還好,其餘的一切任由它:愛咋咋的!

這都是許久以前的故事了。雖剛剛發生過的事轉眼就忘了,可這多年前的美白精華東西卻怎麼也忘不了!還觸景生情,一抬手一投足、一笑一顰,總能激起憶舊情節,還能適時而恰當地附上一些故事。有些還蠻生動的,連自己都感動了!感動過後,舉目向窗外一看:四下裏黑漆漆的,並不見一些的星光。

這個中秋節的夜晚,月亮沒出來!


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
 
<ご注意>
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、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。